分享到:
链接已复制

LANGUAGES

新闻

新闻直播 要闻 国际 军事 社会 政协 政务 图片 视频

财经

财经 金融 证券 汽车 科技 消费 能源 地产 农业

观点

观点 理论 智库 中国3分钟 中国访谈 中国网评 中国关键词

文化

文化 文创 艺术 时尚 旅游 悦读 民藏 中医 中网艺云

国情

国情 助残 一带一路 海洋 草原 黄河 运河 湾区 联盟 心理 老年

首页> 中国乡村振兴在线> 要闻>

“狂飙”的大蒜

2024-03-21 09:26

来源:农民日报

分享到:
链接已复制
字体:

春节过后,蒜价仿佛坐上了直升机,金乡、杞县、中牟、邳州等主产区蒜价开启集体上涨模式,个别地区一个月内上涨超过40%,大蒜的“飞驰人生”就此开启。

“蒜你狠”的到来有迹可循。对河南、山东等部分主产区蒜农而言,这个“冬天”被春节前后的两场低温冻雨无限拉长。冰冻之下,蒜苗返青进程被打断,长势相较往年不容乐观,多位蒜农预估会出现较大幅度减产。

强烈的减产预期,叠加短期出口增加等因素,推动蒜价进入强势上涨周期。从春节前的阴跌到春节后的暴涨,大蒜从业者境遇陡变,或惊喜或惊诧,纷纷调整应对之策——

储存商扭亏转盈,部分出现惜售、停售;卖家开始掌握主动权,一改春节前的颓势,要价普遍趋于强硬;刚需客商只能降低标准咬牙拿货,避免无蒜可用的窘迫;在田头徘徊的蒜农则在不停盘算,如何才能借这轮涨势做到“减产不减收”。

这波大蒜上涨来得轰轰烈烈,每次的短期小幅回调,都会带来一波更为猛烈的冲刺,不断刷新着更高价格,呈现出易涨难跌的局面。那么,今年大蒜苗情究竟如何,这波蒜价大涨还能持续多久,记者近日进行了调研走访。

突如其来的冻害

春节后,每天到地里看看蒜苗长势,成了河南省通许县王庄村蒜农王军旗必做的工作。

“往年这个时候蒜苗高度起码40公分,今年才20公分出头,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王军旗望着蒜地不住叹气。本应绿油油的蒜地,如今遍布刺眼的焦黄,蒜苗耷拉着散落一地。拔出一根冻坏的蒜苗,其根部已经发软,用手指轻轻一搓就烂成一片。

早在春节前的低温冻雨过后,冀鲁豫早熟蒜区就出现了受冻情况,部分蒜苗叶片出现斑斑点点的干枯、发黄、叶尖发白等现象。不过毕竟时日还早,蒜农们并未太过担心,仍对丰收抱有较大期待。

春节过后天气迅速回温,催动了蒜苗生长,但再次来袭的低温冻雨范围广、持续时间长,对返青初期的大苗、幼苗造成了破坏性影响。

一般来说,大蒜本身属耐寒性植物,一般不惧怕大雪,能短期承受-5℃左右的低温。但春节前后大蒜产区遇到了两轮冰冻低温,总计持续将近20天时间,为河南、湖北、湖南等地遭遇的十五年来最强雨雪冰冻天气。

此外,冻雨低温来临时正值蒜苗返青,局部-15℃左右的低温远远超出大蒜的承受范围,是近几年大蒜产区没有遇到过的,这不仅阻碍蒜苗生长,也对其叶部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雨过天晴后,大量蒜农反映大蒜叶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冻伤。

据王军旗介绍,冻害初期仅地上部分叶片会受到冻害,颜色逐渐转变为紫红色,直至叶尖干枯,之后病斑沿叶缘向内扩展,地上部分茎叶片几乎全部冻死。天气转晴后,受冻叶片干枯死亡。

同样的冰冻,在8年前曾发生过一次。2016年的冬末春初,大蒜遭到大寒潮及不稳定天气的重创,部分地区蒜苗死亡率超过2/3,大蒜全年批发均价为每公斤11元,同比涨88.6%,比2010年历史高位(每公斤8.95元)涨22.9%。

按照记者采访时蒜农的预估,今年大蒜遭遇的冻害时间较2016年要晚一些,但严峻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短期内两场冻害叠加更是雪上加霜。

不断下滑的种植面积

站在更宏观的视角看,国内大蒜供应已连续多年下滑,近年来我国几个主要大蒜产区均存在减产趋势。据农业农村部市场与信息化司编发的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国内大蒜种植面积1141.2万亩,同比减少5.2%;2023年全国大蒜产量为2234.1万吨,同比减少4%。

“受市场价格波动、成本上升、疫情等因素的影响,部分种植区域出现了减种或停种现象。”农业农村部蔬菜市场分析预警团队成员安民表示,总体来看,我国大蒜种植面积有所下降,种植区域趋向集中。

大蒜面积产量双双下滑的大背景下,偏偏又迎头赶上了出口的持续增加。

作为全球最主要的大蒜出口国,大蒜是我国的优势出口农产品。近六年来,每年大蒜的出口量都保持在170万-250万吨。数据显示,2023年我国大蒜总出口量为226.01万吨,同比增加2.25万吨,增幅为1.01%,出口市场超过160个国家和地区。

此外,往年印度尼西亚等进口大国的配额订单下放时间在2月底及3月初,今年印度尼西亚配额下放时间则提前到了春节前。东南亚等区域订单充裕,市场出口订单量增加,造成国内大蒜购销两旺的局面。

出口上扬已反映在蒜农的订单中。作为国内大蒜核心产区,山东金乡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春节至今金乡蒜农收到的国际订单同比增长超过20%,主要源于印度尼西亚等主要进口国进口配额增加。

出口激增,冻害减产,蒜价想不起飞都难,这也让储存商和蒜农们的惜售情绪逐渐高涨。一个月来,金乡一般混级大蒜价格从每斤3.5元涨到4元,再到4.5元、4.8元,上涨的空间依然看不到头。有经销商表示,行情越是看涨就越要将大蒜捂到冷库里,到明年库存量更紧张时再抛售变现。

蒜农们开始抱着手机不断刷新交易行情,惜售情绪从蒜地整地包收价格上可见一斑。据王军旗介绍,春节前每亩蒜地整包价格在4000元左右,现在已经上升到六七千元,甚至还会出现有价无市的情况。

难以把握的“蒜周期”

“狂飙”是大蒜今年春节后的真实写照,从2月13日开始库内大蒜价格一路上涨刷新高点,为何如此疯狂?

毫无疑问,春节前后的低温冰冻直接酝酿了此轮上涨情绪。这段时间,大蒜话题不断被提及,蒜苗受冻的画面常常在短视频平台霸屏,更有蒜农言之凿凿“减产不止20%”。

“自媒体时代蒜农接触各类信息更为便利,也更易受市场情绪影响。”王军旗认为,如今的蒜农早已脱离埋头种蒜的时代,大家时常通过手机跟进市场行情,各地大蒜批发行情基本能达到同步。

有心的从业者开始从库存量入手制定市场策略。据统计,2023年全国大蒜主产区总入库量在448万吨,而截至3月8日,全国大蒜的仓储库存量不足200万吨。在今年冻害大概率减产的情况下,大蒜入库量令人担忧,大蒜库存可谓“压力山大”。

新产量减少,出口量增加,库存量自然呈下滑态势,并将最终传导至市场终端。

更有甚者,则开始研究并总结出所谓“蒜周期”。有从业者认为,大蒜经过多年的发展,生产量和消费量已相对均衡,形成了种植区域相对集中、市场格局相对稳定的产销特征。大蒜耐储,交易属于跨期销售,价格基本形成了三年一个波段、六年一个大循环的“蒜周期”。若从2018年的价格低谷算起,2024年蒜价处于新一轮周期恢复上涨的波动阶段。

对此安民表示,过去几年涨幅和降幅大致符合这个周期,但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国内大蒜市场的不断完善,蒜周期会和已经被“破题”的猪周期一样,打破价格循环的“魔咒”。

事实上,作为调味型产品,大蒜消费缺乏刚性约束,受市场价格影响起伏较大。例如,春节后多数大蒜加工厂存货不足,再加上价格一天一个台阶的上涨,使得部分已经接单的加工厂赔钱做柜,部分加工厂则选择暂停接单,观望大蒜行情走势。

对于普通蒜农来说,市场短期内的大幅波动,并不一定最终带来收益。随着时间的向后推移,距离新季大蒜上市的时间越来越近,王军旗正和蒜农们加强沟通,打算即使卖不到最高点,卖在次高点也是好的,随时做好下车准备。

【责任编辑:杨霄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