旌德县江村驻村扶贫工作队:誓叫穷村换新颜

发布时间:2019-03-18 10:49:40 | 来源:央广网 | 作者:汪红潮 | 责任编辑:赵斌宇

关键词:扶贫工作队,旌德县,扶贫工作

有着1400多年历史的白地镇江村,枕山环水,山川灵秀,村内牌坊、祠堂、老街、名人故居保存完好,千年古韵依旧。然而,这样一个拥有国家4A级旅游景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等称号的历史文化名村却在2014年成为贫困村,这让绝大多数人难以想象。

2017年4月,市工商联副主席赵学工及县林业局干部江晓武、刘振旺来到江村,赵学工任江村党总支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队长,正式开启了驻村扶贫工作。两年来,工作队通过密切党群关系,加强设施建设提升旅游村形象,谋划产业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等举措,让曾经的贫困村换发了勃勃生机。村集体经济收入由2016年的2.3万元提高到2018年的31.3万元;贫困户人均年收入由2016年的2800元提高到2018年的13326.6元。

找出症结,提出三年工作目标

“要帮助贫困户脱贫,贫困村按时出列,首先要了解贫困户的情况和村里的现状。”正是怀着这样的想法,工作队到村伊始,立即沉下身子,逐户走访。

基础施设的滞后,集体经济的薄弱,随着了解的深入,这些村情让初到江村的赵学工大为震惊。“当时村里没有一处像样的停车场,2016年集体经济收入只有2.3万元。”赵学工说,这些与4A级景区的称号根本无法匹配。

作为旌德县一个4A级景区为什么成为贫困村?和其他4A级景区相比,江村为什么差之千里?想象与现实的反差,景区与景区之间的反差,在问题面前,赵学工与扶贫队员们陷入了沉思。

随即,他召集驻村扶贫工作队全体成员,找问题、解症结。通过走访座谈,了解到江村党组织战斗力不强,村内矛盾突出。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贫困户对自身脱贫关注不够,参与度不高,存在着“等靠要”思想。

必须想方设法改变这一现状,决不能有丝毫退缩。

经过一个多月的走访调研,工作队对江村问题进行了系统梳理,5月起开展了“爱江村、讲奉献、党员在行动”专题活动,在村内设置意见箱20个,凝聚人心,问计于民。通过征求意见、广泛讨论,提出了“让江村美起来、让旅游旺起来、让集体经济壮大起来、让村民特别是贫困户富起来、让党群关系和谐起来”三年奋斗目标。

党建带动,贫困户增加脱贫信心

有了目标就是实施。

“江村的软弱涣散拖了后腿,全村贫困户需要一个能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党支部,要用党建扶贫这剂良药,彻底改善村里的面貌。”在赵学工看来,党建引领带动脱贫工作尤为重要。

县委、县政府和白地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及时调整了村两委主要负责人。工作队与村两委实行联席会议和一体化管理制度,村党总支对村两委和扶贫工作队实行统一领导,扶贫工作队副队长任村党总支第一副书记。针对扶贫遇到的问题,每周召开一次联席会议,共同讨论、集体决策。

扶贫主页上,工作队创新推行“2323”工作法,做到落实政策,精准施策。赵学工要求帮扶干部对扶贫户情况说得清,对扶贫政策说得清,做到腿勤、嘴勤和手勤,坚持每天上门两趟,见缝插针宣传新政策、新措施。

工作队走访了解到,贫困群众不是不想富,而是不知道该向哪里使劲,有的因病因残致贫,有的缺人手,有的缺技术,经济来源单一。为此,工作队以绣花功夫扎实推动贫困户稳定脱贫,实行“一户一档、一人一策”,精准制定帮扶计划,实现贫困家庭年收入稳定增长。

首先在村里建起扶贫驿站,吸纳没有技术且不方便外出的30位村民就业,每月有1000元左右收入。其次对于想靠劳动力吃饭的,帮忙介绍到沈阳、上海等地从事外墙涂料施工等工作,每年不少于10万余收入。再者,对于想发展生产的,给与产业指导和贷款帮助。

这些举措,提振了贫困户脱贫的信心。

今年48岁的傅银平是江村上马村民组的贫困户,一个人生活,常年在上海务工,由于没有一技之长,每年打工只能勉强糊口。赵学工了解他的情况后,在电话里跟他讲解当前的扶贫政策,动员他回乡发展。在赵学工和工作队耐心的帮扶下,傅银平2018年安心在家种田搞养殖,不仅种了20亩水稻,还散养了400只鸡和700只鸭子,去年有了3万多元收入,年底修了房屋。如今,他的干劲越来越大,除了养殖鸡鸭外,今年扩大规模又多种了20亩田。

“没有工作队的帮扶,我还是穷打工的。”对于如今的变化,傅银平非常感激工作队的帮扶,大年初一通过微信给赵学工拜年表达谢意。

改善设施,提升贫困村形象

作为旅游村,江村村外道路狭窄泥泞,村内道路坑坑洼洼,河里垃圾漂浮,基础设施的短板,让村里旅游发展缓慢。

赵学工要求村“两委”及驻村扶贫工作队干实事、解难事,在抓工作落实上下功夫。“我们只能从细微之处入手,从凝心聚力抓起,才能让群众抱成团谋发展。”

改变形象从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开始。在多方争取下,投资60多万元新建了江村文化广场,修缮了村级活动场所和卫生室,改造了幼儿园,新建了江三路、江塔路等十余条村组道路,并对1.7公里外环路进行了硬化。同时,发动群众广泛开展村容村貌整治,清理河沟,美化环境。

重建后的村部旧貌换新颜,妇女儿童之家、农家书屋、文化活动室等一应俱全,广场宽敞。“当初江村村委会连个像样的大门都没有,广场都被群众堆放杂物。”赵学工说,级活动场所整体修缮后,把村委会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才像一个村委会。

在镇党委副书记、村第一书记杨杰看来,村里的变化还远远不止于此。“以前死气沉沉,现在老百姓的心气儿可高啦,每天晚上都有人在广场上跳广场舞上,送戏下乡送、文化下乡也来到江村,这在以前连想都不敢想。”

正如杨杰所言,近两年时间的脱贫攻坚,改变的不仅仅是村里的环境,潜移默化中,村民们的精神面貌也随之焕然一新,开始憧憬更美好的明天。

产业发展,锁定旅游做文章

底子薄,要打赢脱贫攻坚战,建成全面小康,江村只能负重拼搏,奋力追赶。

江村把产业发展锁定在旅游上做文章。

2018年12月7日,坐落在江村孝子祠对面一家名为“坐忘·江村”的民宿开业,它是江村引入社会资本结合本地优势,在一家民房基础上改造开发的第一家高端民宿,由马来西亚华侨李伟及江村人严长青共同创办。

“坐忘·江村”拉开了江村发展精品民宿的序幕。江村两委干部感慨地说:“江村至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但千年古村却没有一家高档的民宿,如今,‘坐忘·江村’的入驻,提振了江村发展民宿的信心,将带动村里高端精品民宿的发展,助推乡村振兴步伐。”

“坐忘·江村”只是近年来江村做旺旅游壮大集体经济的缩影。

一直以来,江村旅游公司和江村村“两委”存在着矛盾与分歧,基础实施建好了,旅游公司看到了村里发展旅游的诚意,积极改善与村里关系。

江村在理清与旅游公司的关系基础上,与旅游公司签订股改协议,提高委托运营费用。村里还利用扶持集体经济项目资金入股安徽宣砚文化有限公司,将原闲置老屋改建成1000平方米徽派旅社,对外公开发包租赁。此外,突出“一村一品”特色,构建宣砚文化、国学文化及孝文化于一体的文化旅游中心。

旅游新内涵的挖掘,促进了江村旅游发展。2018年,江村旅游收入达到120万元,较上年增长20%。同时带动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壮大,2017年江村集体经济收入22.22万元,2018年达到31.3万元,先后荣获旌德县2017年度“五合一”工作样板村、基层党建标兵村和精准扶贫标兵村荣誉称号;江村驻村扶贫工作队被评为宣城市“十佳驻村扶贫工作队”荣誉称号。(汪红潮)

[打印]

[[收藏]]

[T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