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农家小院里的脱贫故事

发布时间:2019-02-11 10:25:01 | 来源:今日中国 | 作者:马力 | 责任编辑:孔令瑶

关键词:民宿,乡村,段春亭,发展,管家

群山环抱中的南峪村

初春的拒马河畔仍有些寒意,但河北保定涞水县南峪村的精品民宿里却暖意融融。从农历腊月二十六开始到春节后,每天进出民宿的客人络绎不绝,房前屋后挂起的红灯笼向过往客人传递着年味儿。

在“麻麻花的山坡”5号院,42岁的“管家”隗合红刚刚送走北京城里的一拨儿客人,马上又要迎接新的一拨客人住进来。收拾房间、整理床铺、准备早餐,她都轻车熟路。连续两年春节,她都是在小院儿的迎来送往中度过的。

蜿蜒的拒马河从南峪村村头穿流而过,近两年,村里的精品民宿“麻麻花的山坡”走红网络,这里因此也被外界誉为“隐藏于拒马河畔的最美村落”。

春节期间民宿一房难求

从2015年开始,南峪村搭乘野三坡旅游深度开发的顺风车,因地制宜,把山上闲置、废弃已久的老房子流转到村集体合作社,把老房子改造成具有地域特色的乡村民宿——“麻麻花的山坡”,通过吸引外资和专业管理团队进入,发展高端民宿经济,走出了一条“村集体合作社+运营商+X”的合作发展之路。2018年,太行山深处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一举摘掉了贫穷帽子,实现全村整体脱贫。

“这条路我们选对了”

“去年村集体靠发展8家民宿,年底给671位村民每人分红1400元,今年我们又新开了7家,目前来看,春节期间家家爆满。”南峪村党支部书记段春亭说。在南峪的十里八村,正月初三是“迎福”“接福”的日子,段春亭一早就把“福”字送到“麻麻花的山坡”民宿的各个“管家”手里,让各院儿都沾些新春的福气,期待今年民宿经营收入能有大幅提升。

南峪村党支部书记亲手把“福”字送到管家隗合红手中

段春亭口中的“管家”就是“麻麻花的山坡”各小院儿的“女主人”,她们负责游客在小院儿的一切需求,是一对一的服务提供者。

据段春亭介绍,这些高端民宿的“管家”在选配时是有条件限制的,年龄要求在35到50岁之间,本村赋闲妇女优先。符合条件的妇女在通过审核后,都要在合作公司专业培训一个月并实习一个月后,才能正式上岗。管家按月拿工资,每接待一个家庭入住都会有相应的提成,每月工资都在3000元以上。“以前在外打工的妇女都主动回来做管家,家门口轻松就业,同时还能兼顾老人和孩子。”段春亭说,目前全村培训合格上岗的管家共有26人。

 明星管家蔡景兰

蔡景兰今年61岁,在管家的岗位上工作已经两年多。“我2017年4月份正式上岗,当时我已经59岁了,按规定我干管家已经超龄了,但当时村里考虑到我家的实际困难后,还是给了我这个岗位,这份工作缓解了我的家庭困难,让全家人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原来,前些年蔡景兰的老伴儿患上了尿毒症,每年光透析治疗的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蔡景兰在家附近从事建筑小工赚得的微薄收入,常常入不敷出。“自从当上管家后,家里的日子才缓过来,去年我在民宿的收入有4万左右。”蔡景兰说,这份管家工作让她在家门口赚钱的同时,还能照顾到生病的老伴儿。如今的蔡景兰已经成为“麻麻花的山坡”的明星管家。

南峪村的15家民宿散落在山坡上,虽然大小不同,风格迥异,但自然朴素的房体配以现代化的装修,让农家小院儿处处吸引来自城里的消费者。

古朴与时尚结合的民宿内景

“虽然是农家小院,但提供给游客的还是现代化的居家服务,这让城里人居住下来不会有违和感,和在家一样。”段春亭说,乡村民宿提供城里没有的安静与闲适、乡村独有的古朴温暖,努力打造沟通城市和乡村生活的温馨驿站,是“城里人向往的在乡村的家”。

2016年,在中国扶贫基金会和中国三星“分享村庄”公益项目的支持下,“麻麻花的山坡”高端民宿得以诞生。段春亭说,民宿已经成了全村人的致富经,去年全村人均收入近8000元,比2014年增长了3倍。

“乡村振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段春亭为入住的客人送上“福”字

在“麻麻花的山坡”12号院,段春亭见到了来这里度假的中国新一代“乡建人”代表曾鸣。曾鸣是中国艺术乡建的发起人,他参与创造的郝堂、三瓜公社、阜平、樱桃沟、小堤、戴河村等民宿堪称中国乡建的经典。

当年“麻麻花的山坡”民宿项目从立项到建设,曾鸣以专家的身份到这里进行考察论证,对民宿的规划设计提出过合理化建议。他这次带全家人来南峪村过春节,就是要亲身感受和体验一下项目的落地成果。

 段春亭与曾鸣交流乡村振兴

“没想到民宿项目在南峪村实施的是如此成功,从最初的两家发展到今年的15家,一个只有224户的小山村能发展起十几家高端民宿,这在全国也是罕见的,并且还实现了全年接待游客达320天以上,这显然已经成为乡村振兴的优势产业。”一见面,曾鸣就对南峪村民宿的高质量发展赞不绝口。

2018年,南峪村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是安于现状还是继续谋划可持续发展的路子,段春亭和村两委班子成员春节前就有了新的打算。“想在丰富旅游和体验内容方面继续深挖,不但要让游客吃得好,住得好,还要留得住。”曾鸣以一位体验者的身份说,不仅要吃住好,还要解决“住得无聊”的问题。

“春节假期民宿都是爆满,仅仅让大家住好吃好还远远不够,习近平总书记在各地调研讲乡村振兴时,曾着重提到乡村文化的振兴,如何把南峪村的乡村文化和民宿巧妙地植入到游客的体验中,不断激发群众的内生动力,这是乡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一环。”干了20年村支书的段春亭非常清楚目前南峪村遇到的发展瓶颈和短板。

曾鸣多年的乡建工作,让他对乡村振兴有着更深的感悟。“乡村振兴是一个系统工程,单一的扶贫和穿衣戴帽式的美丽乡村建设,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农村问题,要解决从硬件到软件的短板。硬件就是通过规划设计,改善人居环境,提升村庄美感,留住乡愁,这一点南峪村已经做到;软件在于扶智,培养‘新村民’,让传统工匠和老手艺人走出来,通过学习,让他们变成‘现代工匠’,制作符合现代审美的旅游艺术品,多种形式增加乡村旅游的附加值。让外面的艺术家走进来,培养带动村民进行乡土文化的艺术创作,这样村民就不仅仅局限于为游客提供食宿服务,他们还是乡土文化价值的创造者。”

曾鸣的话让段春亭深受启发。“多条腿走路,多种产业发展,经济发展才能持续,才能行稳致远。”段春亭说,下一步就要考虑把村里的老铁匠、老木匠和手艺人都请出来,通过学习和培训,形成独具南峪特色的文化产业。

改造后的民宿小院儿

对于南峪村的未来发展,段春亭还有另外的考虑。他认为,乡村振兴的关键还是人才振兴,如何吸引从本村考出去的大学生回村创业,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发展空间,让年轻人在村里的发展和在城市发展一样有尊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乡村酒吧

“乡村振兴是产业振兴,文化振兴,更是人才振兴,南峪村的发展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们要实现真正的乡村振兴,还有很多路要走,我们不怕困难,因为我们有梦,我和南峪村的村民都在追梦的路上。”段春亭说,他始终坚信习近平总书记说的那句话——“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打印]

[[收藏]]

[TT]

返回顶部